第 574 期文章

字级:
小字级
中字级
大字级

从服装加工厂到模式输出者 这家企业凭什么被称为“智能工厂”?

位于山东青岛市的红领集团,是一家生产经营高档服饰的大型企业。它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法国、德国、瑞士、瑞典等国家设有分支机构,主要运营酷特智能C2M(顾客对生产者)系统个性化订制服务顾客。

自2015年以来,订制业务收入及净利润收入均同比增长连年超过100%,利润率达到25%以上。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张瑞敏曾经率高管7次走进红领集团学习,还特别规定所有集团中高层都必须分批到红领学习。对于红领集团的成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有一条是普遍认可的,那就是红领集团与时俱进的流程创新。

大数据时代的裁缝

在红领工厂的天花板上,有一张网。这张覆盖整个车间的网络如同大城市的轨道交通线,一个个挂钩是列车,载着它们的乘客,也就是半成品的衣料向各自的目的地有序地缓缓驶去。

这样的吊挂系统是红领有别于其他服装厂的景观,而其背后是红领十多年来,为了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对智能工厂进行的探索与实践。

坐落于山东即墨的青岛红领集团曾是一家生产西装的传统服装企业,而订制这个与大规模量产背道而驰的概念,却是人们对西装的原生需求。2003年,红领将订制业务注册为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开始将“互联网+个性化订制”作为西装个性化需求的解决方案。

用工业化效率做订制

在红领,一件独一无二的订制西服是如何诞生的?首先,消费者在酷特智能的“魔幻工厂”APP上对自己的西装进行自主设计,选择自己喜欢的版型、款式、风格,并一一确定包括颜色、面料、里料、刺绣、纽扣、口袋等各处细节。之后,通过预约量体,采集的顾客身体资料会与酷特智能的资料库进行匹配,自动生成最适合每一位顾客的个性化定制版型。涵盖上百万亿不同版型的大资料库让红领的制版准确率,甚至远高于经验丰富的打版师手工操作。

版型确定后,系统会将西装上的所有订制细节拆分,并自动进行排单。一张电子磁卡会记录所有资料,它会成为这件衣服的电子身份证,带着所需要的面料辅料,利用吊挂系统自动传送到对应的工位上。 因为每一个订单都是不同的,同仁的工作方式也与其他服装厂有很大不同。他们的面前有一块电子萤幕,当挂钩带着磁卡与面料来到工位元前,同仁需要扫描磁卡,获取对应的操作信息。依托这种方式,酷特智能的同一条流水线可以同时生产不同的个性化产品,而其成本只比传统服装厂高出10%。去除一切中间商、渠道商,直接面向消费者,这让红领成为服装行业中第一个将C2M(Consumer to Manufactory,消费者到制造工厂)模式的企业。

传统制造公司的华丽转身

这样的模式所带来的优势在于,第一:完全实现0库存。C2M实现顾客需求驱动生产。一个成衣品牌往往有30%到50%的成本被库存抢占,因此,对于服装产业,0库存所带来的优势显而易见;第二:去经验化,最大程度上摆脱人对生产的影响。制版、量体这些传统西装订制行业需要丰富经验的老师傅才能做到的事,在红领可以由年轻的同仁,甚至电脑完成,而自动化排单更是让大规模订制变成可能。

2015年,在价值150亿美元的中国西装市场中,订制西装占据了5%的占比,预测显示,之后5年中还会以每年2%的比例增长。于此同时,年轻一代的成长与消费主权时代的来临也似乎预示着个性化订制的时代将要来临了。 尽管如此,红领却依然常常面对这样疑问:顾客真的需要订制吗?消费者有个性化需求,但往往难以实现。这是因为,第一,个性需求在原来的商业环境中往往意味着高价。第二,消费者不知道如何用商业的语言把它表达出来。酷特智能总裁张蕴蓝回答道。

不论是C2B,或是C2M,这两点都是企业必须解决的痛点。事实上,在服装行业中,不少品牌都提出过“订制”概念,但往往停留在“大部分标准化,小部分有变化”的“伪订制”概念上。这是因为实现各种细节上的订制要求企业将产品模组化,与此同时,生产线实现信息化,对每一个模组能做到智能化柔性生产。而信息化并不仅仅只存在于生产厂商内部,必须涵盖从消费者、生产厂商、物流,更重要的是整个供应链的“生态圈”的信息打通。 在信息打通的过程中,企业需要做好“翻译”的工作——以酷特智能为例,在C端,“魔幻工厂”用模组化设计的方式,将顾客对西装的需求翻译成工厂能够处理的资料;而在M端的生产过程中,又将每一个需要加工的个性化部件翻译成工人看得懂的操作指导。用这样的方式,将顾客需求与生产联系在一起。

数字化转型的挑战

对于制造业而言,供应商端的管理与互通也常常影响企业的命脉。在红领,系统能够自动管理生产原料库存,当顾客在魔幻工厂下单,这件西装所需要消耗的各项材料会即时反应在库存中,一旦某种原料的库存低于临界值,系统将自动向供应商订货。而这也意味着管理模式的变化——去领导化、去部门、去科层、去审批,全员对应目标、目标对应全员,高效协同,张蕴蓝如此评价。

当订制时代来临,消费者与厂商的交互将愈发重要。与标准化产品不同,个性化产品是为了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而存在的,因此在生产过程中必定离不开顾客的参与。对于红领来说,一个能够高效响应顾客需求的M端已经打造完成,下一步要做的,就是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全渠道,更广泛、深入接触C端消费者。张蕴蓝透露,酷特智能会在全国铺开线下体验服务。这也与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提出的,结合线上、线下、物流与供应链的新零售不谋而合。

模式复制,迎接新机遇

对于酷特智能模式是否能够被复制,运用到更广泛的商业情景中的疑问,红领用另一种方式做出了回应。红领已开始对其他工厂进行智能化改造。张蕴蓝透露,目前签约企业已达到60余家,涵盖20多个行业,到目前为止,已经完成一家牛仔裤工厂及一家家庭装修企业的改造。

对于接受改造的工厂而言,最大的难点却并非在技术层面上,而是在于同仁的意识上。对于基层同仁来说,即使是抬头看萤幕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都是对传统生产活动中持续多年的规则与习惯的打破。 这只是红领在历时13年的改造中所经历过的挑战之一。

从传统制造业跨越到智能生产,对于所有的制造商来说并无定势,这注定会是摸着石头过河、在创新中求突围的一条道路。红领已经达成的,是以资料化驱动柔性生产,建立C2M生态圈,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推动人机有效交互,从而实现大规模订制。这对整个中国的制造业都有着积极的意义。

我要留言

欢迎您留下联络资讯,我们将由专人与您联系

输入验证码
TOP
在线客服
客服时间
周一~周五 08:30~18:00
400-920-6568
(021)800-820-0168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