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0 期文章

字级:
小字级
中字级
大字级

以「对称」与「和谐」 创造完美建筑飨宴 贝聿铭封刀之作 卡达伊斯兰美术馆

2022年镁光灯焦点的卡达世足赛开打前,杜哈正在加紧脚步,赶建一幢幢新颖建物。不过早在十年前,大师级的建筑师贝聿铭便已为这座城市设计了难以超越的卡达伊斯兰美术馆,以动人的空间魅力,体现隽永的建筑境界。

 

「杜哈」不若邻近的「杜拜」来得锋头尽出,样样争抢世界第一。近年力图藉文化、经济、商贸等软实力登上国际舞台,像是卡达航空不但连年击败杜拜的阿联酋航空,甚至力压有口皆碑的新航,跻身全球最佳飞航团队;拿下2022年底的世界盃足球赛举办权后,也让它跃身亚洲第三、全球首度的伊斯兰主办国,在在展现它跻身国际舞台的雄心。

 

镁光灯聚焦的杜哈虽然身为首善之都,但大型文化建设还不多。不过这样的现象正在改变,除了几座博物馆、美术馆即将开幕,另外国际级建筑师作品也开始进驻。

 

回溯起来,2008年落成的卡达伊斯兰艺术馆(Museum of Islamic Art),当属这股文化建设热潮的里程碑,不但改写杜哈天际线,也为卡达的雄心,画下一个让全球瞩目的惊叹号。

 

曾为台湾地区设计出东海大学路思义教堂,并以罗浮宫玻璃金字塔、华盛顿特区国家美术馆东厢、京都近郊美秀博物馆等作品闻名的华裔建筑师贝聿铭,曾经赢得1983年普立兹克建筑奖、1979年美国建筑师学会金奖、2010年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金奖等肯定,几乎拿下所有建筑界最高荣誉。

 

本来已经退隐的贝聿铭,却被卡达执政的Al-Thani皇室家族说动,设计出这座极致完美的建筑,落成时他已经高龄91岁。是什麽因素,吸引了身经百战的建筑大师重出茅芦,再度奋力一搏?答案是,他能在这里盖出一幢宛如艺术品一般的经典之作。

从旅行之中 撷取伊斯兰建筑精华

贝聿铭曾经回顾,他生涯最困难的挑战,就是设计卡达伊斯兰美术馆!如何找出好几世纪以来积累的伊斯兰建筑精华,将之以现代主义手法重现在一座崭新美术馆,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伊斯兰是我不了解的宗教,」他在访谈中承认,「因此我开始研究穆罕默德的生平,到埃及与突尼西亚等地旅行,逐渐对堡垒等带有防御功能的建筑感到兴趣。」

为了设计,贝聿铭花费半年时间走访各地伊斯兰建筑,包括西班牙哥多华(Córdoba)的大清真寺(Grand Mosque)、印度蒙兀儿王国时期的首都法泰赫普尔西克里(Fatehpur Sikri)、叙利亚大马士革的奥米亚大清真寺(Umayyad Great Mosque)、突尼西亚苏塞(Sousse)以及莫纳斯提尔(Monastir)的防御堡垒……等。

 

他在观察中发现,气候及文化,对各地衍生的伊斯兰建筑形式影响至深,但他还没找到那真正贯穿在伊斯兰建筑精神层面的本质。

直到他走访建于九世纪的埃及开罗伊本.图伦清真寺(Mosque of Ahmad Ibn Tulun),看到了净身流泉,在那纯然属于立体几何的节制中,见证到建筑在光影之间活了过来。他当下明白这种抽象的几何元素,就是伊斯兰建筑的精髓。

 

「我认为不论是伊斯兰文明或文艺复兴,几何都是要角;但是如果几何得太明显,我就失败了。」于是他以碉堡形体为本,贯穿几何精神,在杜哈湾设计出这幢五层楼高的拱顶建筑。

美术馆中庭,以环状吊灯与回旋楼梯,搭配穹顶与墙面的+三角、矩形,形成对称又和谐的几何线条。美术馆中庭,以环状吊灯与回旋楼梯,搭配穹顶与墙面的+三角、矩形,形成对称又和谐的几何线条。

在他眼中,堡垒形式是最简约有效的防御工事,足够强韧可以抵挡攻击,能在沙漠贫瘠的环境中生存下来,而且非常坚实简约,没有多余累赘,正是他想要的简约。

贝聿铭的使命,就是在现代当中,融入传统尊崇的价值,重新展现伊斯兰文化的精髓。如此纯粹的建筑,凝缩了贝聿铭行旅伊斯兰世界的观察与心得。于是他为这幢封刀之作定调:「这幢美术馆该是一座标的,而且应该被视为一件雕塑作品。」

筑人工岛 确保建筑的纯粹

贝聿铭的超级任务,在于打造一座完美的美术馆,为卡达创造具有份量的文化地标,产生影响力,成为区域文化重镇,并让世界重新认识伊斯兰文化内涵,开拓外界对伊斯兰世界的想像。

原本,卡达皇室提议他将新作品盖在高楼栉比鳞次的滨海大道(Corniche)上,但被贝聿铭拒绝了。

 

「我对未来感到担忧,因为就算是精美作品,也可能被其他事物掩盖或摧毁。」于是他向酋国埃米尔、也是美术馆董事会主席Sheikh Hamad bin Khalifa al-Thani提议,不如填海造陆,把新建筑盖在独立人工岛上,才不会被后来兴起的摩天大厦淹没。

中庭北边以正对杜哈天际线的大面窗景,形成流泉咖啡座+的开阔空间氛围。中庭北边以正对杜哈天际线的大面窗景,形成流泉咖啡座+的开阔空间氛围。

这个建议事后证明十分具有远见,遗世独立的杜哈伊斯兰美术馆,在视线毫无遮蔽的状况下才能展现完美纯粹。除了展馆旁侧64公顷的公园绿地延伸出堤防屏障着美术馆,宜人的滨海水岸也为杜哈居民与游客提供另一处散心踏青的好去处。

精心布局 每个角落都有细节

从各个方向仔细观察这幢建筑,每一个角度都可以发现它的精心布局。主建筑西侧,有两座一百尺高的灯柱,标示美术馆码头所在,为海上抵达的贵客创造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入场经验。

 

至于主建筑东侧,则是图书阅览室、研讨室,以及文物修复保藏等社教功能侧翼,以中庭流泉水池与主馆相接。整个主楼的焦点,则是往上退缩的立方体拱顶,外观像是几何积木的堆叠,内部则是多角格状与圆拱综合体;这个拱顶细细挡下炙烈阳光,让馆内的空间化为光影的游戏场。

 

无论馆内馆外,都采用上选建材,除了来自法国的乳白色石灰岩、美国的花岗岩、德国制造的不锈钢材,还有卡达自产的混凝土。

 

而除了阳光带来的光影,静静流动的「水」,亦是这座美术馆引人入胜的重要元素。除了四面环海,只以桥道与外界通联;美术馆左右侧,都设有流泉中庭;而馆内中庭,还有一座披上现代风格的阿拉伯流泉,对此贝聿铭解释,「我并非选择了这个地点,而是去造就它,这点很吸引我,我从来没有机会好好处理水这个元素,因此我将之发挥到极致。」

精美中庭 展现对称与和谐

走近这座美术馆,你会发现「对称」与「和谐」,是贯穿空间的精神,让人体会几近完美的视觉飨宴。拱顶之下的中庭,除了楼板以黑褐两色石材铺成抢眼图案,气势宏伟的回旋楼梯亦是视觉焦点。最显着的,就是垂悬其上的金属吊灯。光线从金属环架的几何图形孔洞漫溢而出,形成柔和照明;化约至极简的环状结构,取代了常见的璀璨水晶吊灯,却一样耀眼夺目。

 

放眼望去,坐北朝南的美术馆,北面以贯穿五个楼层的巨大玻璃帷幕向外舒放,展现杜哈湾错落有致的高楼天际线全景,为如同堡垒一般坚实的美术馆,带来更多通透明亮。

 

室内与展场设计,则交给法国巴黎Jean-Michel Wilmotte设计公司操刀,展厅为保护文物,也为营造静谧观赏环境,采用深灰色斑岩及经过特殊处理的巴西蕾丝木,隐隐透出金属亮泽,与馆内浅色石材互相映衬。至于展示架、展示柜、灯光投射,乃至室内长椅等坐具,全部特别量身订制,以与贝聿铭营造的整体环境完美融合。

从和谐之中 创造建筑的秩序

对细节的讲究,完美灌注到每一个角落,从地板到拱顶,从室内家具到楼梯扶手,目光所及每一处,都让人体验到和谐与均衡的美感。

在卡达伊斯兰美术馆,贝聿铭将历史视为流畅的延续,从古代到现代,穿越了国境与文化的界线,表现出建筑简约的现代性,同时也看得到伊斯兰文明的传承与精髓。他将古与今、现代与传统、建筑的理性与感性,甚至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做了完美的串接。

 

不少当代建筑师会在作品中加入文化冲突,呈现现代社会里政治、经济力量的拉扯,但是经典派的贝聿铭,考量的是如何在设计中融入「和谐」。

 

和谐的力量,在于能够产生疗癒的功效,就如同所有伟大的艺术,将互相抵触的价值融合,让冲突消弥于无形,就像这座美术馆的理想一样。

我要留言

欢迎您留下联络资讯,我们将由专人与您联系

输入验证码
TOP
在线客服
客服时间
周一~周五 08:30~18:00
800-820-0168
400-920-6568
關閉